暑期实习生海投没有浪花

  • A+
所属分类:投资理财

一连串的挫折

“你申请暑期实习的真实原因是什么?”在一家会计师事务所的办公室里,经理抛出一个问题。

该怎么回答呢?坐在对面的梅玲,还是个大二的学生。她戴着眼镜,笑起来有一对甜甜的酒窝。走进这间办公室之前,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中,她已经被拒了三个,这是最后一个。而在一个实习生招聘App上投递的30份,她也已经被拒了28个。在她还不算长的人生里,从没经历过这么多挫折。

梅玲最先想到的是“挑战自我”、“不断学习成长”。这是标准答案吗?经理真诚的眼神让她踌躇了许久,最终选择说实话,“太卷了。如果我大二的暑假不实习,我不管是本科毕业直接就业,还是想读研,我的简历上都没有‘东西’。”

她看到僧多粥少的竞争加剧了:同一岗位,去年的报录比是50:1,今年是150:1。听说中长期的实习生更受青睐,她不少同学用上病假、事假、花钱请人代课等各种手段,逃课去实习。而这次面试,最先开始的自我介绍环节就让她“瞳孔地震”。

一号,上海财经大学会计学院大三的第一名——成绩特别好;

二号,全国数学各大竞赛一等奖、美国数学建模竞赛是特等奖提名的f奖——数学特别好;

三号,上海大学的本科生,能说会道,英语的自我介绍很有特色,辩论赛最佳辩手拿到手软——综合能力特别好;

四号,成绩、奖项不是特别突出,梅玲终于松了口气。直到他说:“我有两段实习,一段在立信会计师事务所,一段在。”经理听了频频点头,向这位同学投以赞许的目光。

对于一个大二的学生来说,实习本是他们人生中的一次历练,第一次接触社会,第一次坐在工位前的人体工学椅上,第一次面对KPI。对于工作,他们知道的不多,或者是一些想象,拥挤的工位、写字楼里的灯光。穿高跟鞋职业装的外企女高管,说话夹带英文。偶尔会有一些新闻,由于厕所坑位不足,某某大厂员工出现上厕所焦虑。也就这么多吧。这本应该发生在毕业之前的一段日子,更多的时间是用来学习的。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实习变得像求职一样困难。即使是大二的学生,也被卷入这样的队伍。

梅玲想要保研。她在一所211财经高校读书。大一时,她还一门心思地闷头学习、拼绩点,争取拿到保研资格。保研成功的学长告诉她,只要有一项特别突出,就能入围高校的优秀大学生夏令营,他和同学当时都是靠高绩点入营的——对于保研来说,这样的夏令营太重要了。然而,从2017届开始,她认识的“单项突出者”中,再也没人成功杀进国内排名前十高校的夏令营。

老师在专业课上常常提到一位2017届“神人”:财务管理专业的第一名、均分92,期中期末卷里基本都“挑不出错”。最后他却被交大、复旦的夏令营都拒绝了,因为他只有高绩点,没有比赛获奖,更没有出众的实习经历。

她不得不刷新自己的认知,总结:能拥有复旦、交大夏令营入营资格的,除开“数模竞赛奖项、大型商赛奖项、成绩位列前茅”的光环,还至少得有两段“标准配置”的实习:投资银行、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等名声响亮的公司。她直到关注这些才发现,“我的妈,无底洞。现在厉害的学长学姐,早就不只GPA(绩点)好,这些那些的比赛又有奖。得有好多实习啊!”

梅玲开始海投实习,每天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打开邮箱查看是否收到暑期实习面试邀请的邮件。

她有点怀念只想着拼绩点的大一时光,因为至少有寒暑假可以喘息。曾经,自己对于大学暑假的规划很美好:在家肆无忌惮地打游戏、抱着相机出门扫街拍照、和朋友们一起探店约饭。最大的心愿,是和爸妈一起出去旅游。

“初高中的寒暑假,我补课,爸妈上班。现在他们都退休了,我却不得不放弃工作前唯一剩下的几次寒暑假去实习。”为了提升在未来就业市场的竞争力,她不停地告诫自己:寒暑假是弯道超车的机会,绝对不能被浪费在那些重要性最低的事上。

和梅玲一样,大部分学生都选择广撒网——海投。

5月24日,一个复旦大学财务管理专业的本科生点下了实习申请界面的“确认提交”按钮,投递了21年暑期实习的第64份简历。他曾有两段金融实习经历:某“腰部”券商的资管固收组和某投资银行。但这次暑期实习让他被拒到“怀疑人生”。感觉现在实习都成“卷心菜”了,他调侃自己这次暑假可能是零offer,“全聚(拒)德”。

来自双非财经院校(非211,非985)的李嘉图形容实习就是干别人不愿意干的事,比较“dirty work”,而他不喜欢没有“work-life balance”的工作。但是,他曾在4天内海投200多家公司的不同岗位:债券交易实习生、投资经理助理、账户管理实习生、销售团队实习生。

官网投递没有回复,他还能安慰自己是HR没开始筛选。但招聘App上会显示“已查阅”,没有进一步的消息就默认拒绝,感觉一盆冷水从头上浇了下来。

公司直接表明拒绝的邮件带来的打击更大。他对一家叫“xx管理咨询”的公司印象深刻,因为在投递后的一个小时内,高效率的HR就拒绝了他:“对不起。国内的院校,我们只需要最top的背景。”

当时,他正在图书馆里写作业。收到邮件后,他感到自己被身上“双非”的标签压得快喘不过气,无法静下心继续学习。“本科双非连实习都注定和大厂、大公司无缘吗?”想要借实习证明自己的雄心瞬间化作一片焦虑,密密匝匝地盖在他心头。

后浪也开始冲击

海投后,两家给梅玲回复的公司最后都成了她的踩雷经历。

其中一家是某事务所市场运营组的远程实习。做满6个月才能拿到实习证明,没有任何实习工资。期间,她必须不停地联系各个高校的社团和公众号,将事务所举办的比赛和活动推广到各个高校中。

“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举办的比赛和活动学生都抢着报名,没名气的事务所就冷清多了,所以它借实习生拓展高校渠道。”和她同期加入远程实习的学生里有一半来自985、211大学,“我挺震惊,为什么都是好学校的人踩到这种坑里,大家应该能有更正经的实习做。”

就读广播电视专业的涵涵一度对大厂有强烈的执念,想借大平台证明自己,“只想着自己一定要进去,除了大厂我就不进别的”。

投递简历后,第一场是互联网三巨头公司之一的笔试,“几乎全部垮掉。我是文科生,考试说要准备计算器,我以为就算一些简单的数学,没想到是复杂的增长率,我根本不会。”涵涵无法理解,她投的是专业相关的内容导演岗,考核标准不是专业能力,反倒是数学题和逻辑推理题?为了做好下一个大厂的笔试,她只好花上几天时间“刷题库”。

最后,费尽心力得到的头部互联网视频公司的暑期实习机会,却成了一段磨练心志的痛苦回忆。在其中的每一天对她来说都像军训,工作内容并不适合自己,而且经常性的加班把原本的作息时间和生活节奏都打乱了。

她形容自己和同学当下的状态都是“麻了”:找实习时每天给几十个公司递交简历,面试好几回,干了几天就在想下一个。她不敢让自己停下脚步,因为空闲时间让她焦虑,只有不断地实习才会觉得安心。简历上的实习经历一段接着一段地丰富起来,真正想做的事却在心里一个接着一个地虚化。在过程中没有收获任何成就感和满足感,她想不明白努力的尽头和方向在哪里。或许是为了在未来找到“听起来还不错”的工作。

根据一家实习生招聘网站发布的《2020大学生就业力报告》,相较2019年同期,实习岗位发布量缩减36.7%,但学生投递量却增长12.5%。竞争比例是74:1。教育部预测,2021年高校毕业生将首次突破900万人,2022年将超过1000万人。

学生越来越早地着急起来。梅玲加入的求职经验分享群里,不少大一新生发言踊跃:“大一可以申请毕马威暑期实习吗?”“想要进互联网大厂需要什么样的资质?”

每隔几个礼拜,她总能收到学弟学妹询问实习的消息。20届会计专业,甚至是信用管理专业的学弟学妹问:“考初级会计师证书、acca的证书,对找实习有用吗?”

涵涵也切身体会过“后浪的冲击”:在上海的节目组里实习时,同组里有位中国传媒大学大一的妹妹。尽管校内课业繁重,但她实在想在大一就有节目组的实习经历,于是每周都乘飞机从北京和上海往返实习。

实习的生意

为了找到实习,梅玲曾添加过一个“宝藏中介”的微信。这位中介常分享前来求助的学生背景,如5月26日的一条朋友圈:“每天都在被你们这几届孩子的内卷程度震惊。这几天收到好几份简历都是国内top2本科+海外top2硕士。看来最近是真的缺机会。”

在表达想去金融行业实习的意愿后,中介立刻回复梅玲:“难度越高,价格越贵,实地实习2万起步。”发送了学校、年级、绩点等信息后,得到回复:“你大二,难度较高,至少3万了哈。”

想进一步了解中介的信息和资源,对方密不透风:“不可以,信息保密。付费内推本就处于灰色地带,请理解。”最后,中介声称自己是“凭良心赚钱,本身利润就很低了”,不像其他机构总给学生“画饼”,声称轻而易举推到“三中一华”(国内顶级券商)。

大二学生奕铭曾购买过付费远程实习,因为对来自双非院校的他来说“诱惑太大了”。中介向他推销,声称这是一个500强企业4-6周的实习项目,只要报名就能加入到重要项目中。交了钱后,项目实质上是每周请500强公司的员工给学生上一节课,并以发几张证书收尾。

“非常水,完全没有任何锻炼价值。稍微有点眼力的HR都可以一眼识破你买的实习,不仅不会加分,还容易被用有色眼镜看待。”奕铭说。

付费实习市场里,一些中介明码标价,覆盖尽可能多的学生需求。在这里,实习被分为实地与远程两种,快消、金融等行业的不同岗位可供学生选择,价格从几千到几万不等。比如一些大厂的运营岗,价格一个月8000-9000元,而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等金融行业开价都在两万到五万。

从事互联网大数据科技的mob研究院发布的《2020中国职业教育行业白皮书》显示,非学历型职业教育市场空间巨大,以12%的年增长率快速发展。许多学生将视线投向等专注实习的垂直平台。自2018年上线运营起,实习僧用户月增长率达到200%,并在2019年发布的《中国在线求职招聘市场研究报告》中,位列用户粘性的榜首。

一些打着“职业教育、背景提升”旗号的教育机构,开始声称能以内推的方式将学生送到企业实习。这个赛道狭窄,但竞争激烈。他们以各自的特点贬低对家,抢夺学生客户:收费高的机构称其余机构为“三流”、导师质量低下;宣称性价比的机构号称自己占有的市场份额最大,往往是学生货比三家后的最终选择。

在一家职前教育的头部机构,学生面临两种选择:4万以上的服务保证机构合作企业之一的目标岗位;1~2万的服务是一次时长为1小时的行业导师深入交流和修改简历指导,然后机构“带着学生去申请”,申请结果与机构无关。

这家头部机构的行业导师有两种来历:一是知名公司的在职员工,受邀给学生上职业教育课程;二是曾在企业内就职,现在从事职业规划师的自由职业者。

在这家机构担任“高级职业咨询师”,负责学生咨询、跟进动态、匹配学生与行业导师的工作。她发现,重视实习的天平是从留学生开始倒向了国内。

“2020年以前,80%的学生客户都来自外院校的留学生,国内的学生在这方面的认知比较欠缺。”曾经,有位国内普通院校的学生打电话求助实习,听到几万元的费用报价、以及实习工资大约在100元/天之后,立刻回复说:就算自己随便找一个兼职,一个月都能赚五千多。

但这两年,尤其是国内985、211高校学生,前来询问的人数大大增加。并且,基本都能接受零实习工资。“前段时间我们想办法硬把一位学生塞进某人力资源咨询顶级公司做实习,没有实习工资,学生都开心地不得了。”

然后,天平再从大三大四的学生,倒向了高三学生。在她接触的高三学生里,询问实习的期有两个:一个是等成绩的阶段,另一个是录取尘埃落定后的假期。尽管他们没有专业知识,只能在实习时做最简单的事来“体验职场”,但是从他们身上,李娟感受到强烈的野心和欲望:不放过每一个空闲时间,为之后的求职铺路。

李娟也承认,机构收费确实。她举例,前几周一位帝国理工学院的的大二本科生拿到波士顿咨询公司实习offer的价格是46000元;纽约大学本科生拿到咨询公司实习offer的费用是49999元。但是,“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最终都是为了能站在求职市场金字塔的顶端。

“我们主要是给学生指明方向。大学里学的知识很多,但学生往往不知道工作中具体需要用到什么。比如金融领域很常用的thinkcell软件,我们给学生准备了录播课学习;顶级咨询公司面试前,我们也为学生提供大量case interview(案例面试)的练习。”

上岸了,下海了

一位多年在高等教育管理一线的高校老师提到,十多年前,学校主要在十分优秀的研究生里考虑社会实践项目的人选,因为本科生的能力往往不足以完成一份较高质量的调研报告和任务。但是近几年,她看到了社会实践、实习从精英教育向普遍化、低龄化发展的趋势。

她将实习年龄提前的现象比作吃自助餐,供应量足够就不会发生抢夺食物的现象。“但是,如果被告知餐厅为500位顾客只提供了100人的量,你就会想着8:00开始,我7:30就去排队。有的人听说你7:30去排队,他变本加厉地5:30就去。”

学校里也有竞争,但远没有社会中的竞争残酷。“如果把学校比作一个小池塘,实习是一条黄,职场就是在大海里游泳。”在越来越宽广的世界里,学生应该学会扩大认知经度和纬度。“当我们把眼界放大,就不会被局限在相互的比较中。”

李嘉图花了两年的时间寻找自己想要什么的答案。

从大二到大四,他没有间断实习的脚步。一度做着加班到两点的工作。有几段实习的工作内容就是听会议、写纪要、写报告,让他渐渐对原有认知里闪闪发光的金融行业感到失望。“要不就是门槛过高,要不就是工作内容化、枯燥无聊、没有突破。”

20年11月,他创立了个人公众号,记录自己的面试经历和职场感悟。在第一篇“上岸漫谈”里,他写道:“四大是个围城,咨询是个围城。”

从当初在某会计师事务所年审项目上诚惶诚恐的小实习生,到如今可以和级别的老板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瞎侃”,李嘉图的经历让他对金融行业的情感从憧憬变为彷徨。他觉得该给自己放个假。接下来的路往哪儿走,是留给假期思考的问题。于是他在领英更新了状态:“激流勇退。处于连续实习疲倦后的漫长假期。”意外收获了许多点赞与评论。

在不实习的日子里,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与舒适。大公司的实习、身边人的动态再也无法影响到自己,“每天在学校睡到自然醒,看两页cpa(注册会计师考试),刷刷剧打打游戏”。5月26日,他发了条朋友圈“拉仇恨”:每天就这么在宿舍里躺着,是几年前可望不可及的自由。配图是躺在宿舍床上的视角。

比起用实习的数量和大公司的头衔提升竞争力和满足虚荣心,真才实学和真正的热爱更为重要。他想帮助更多人找到答案,于是建立了一个分享和讨论实习的微信群,不断有各个院校的人加入其中。

“数不清的优秀申请人在实习这片红海中厮杀、胜出或者出局。”他自己经历了一些挫折、跌落到谷底后,在朋友的激励和自我的深思中爬了出来。当优秀的学弟学妹找到自己询问实习经验时,他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于是他真诚地对每一个人说:“做你想做的事,而不一定是最好的事。还有更大的世界呀。”

6月1日,梅玲收到了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录用邮件,告知她在暑假即将成为一名实习生。她想,或许是在面试上,她勇敢说出申请的真实想法打动了面试官,一路跌跌撞撞,至少让她看清了自己真正需要什么:“现在,我清楚地知道,我需要实习。”

她在朋友圈看到另一所211财经院校的毕业生写了一篇文章,作者说自己从来没有卷过,精髓就是“别人一卷他就逃跑”。他成绩好,但宁愿考试错几道也不想去重点班,一定要待在普通班当第一。他能力强,但不去大厂,仍旧找到一个自己能力碾压所有人的地方,继续做天花板。梅玲无法赞同文章的观点,“对大部分人来说,不知道自己擅长什么和想要什么之前,没有资格去偷懒和逃跑。”

梅玲和身边很多同学一样,加入了豆瓣小组“上班这件事”,成为65万“工友”中的一员。一篇写在互联网打工经历的文章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作者在结尾写:“一天的时光坐在电脑前倏忽而过,而我已经忘了多久没有看到过太阳下山,多久没有拍过灿烂的晚霞了。”